第53章 Chapter 53(1/1)

陈雅静确实是个面面俱到的人,当天晚上专门派了手下过来, 请他们几个去食堂就餐。

大型研究所本身储存丰富的物资, 灾难来临后,又在后山开辟了温室和养殖场, 循环用水、自给自足, 日子过得虽然精打细算,却并不捉襟见肘。

所有人排队在食堂打饭,以土豆杂粮为主食,配菜有豆子、胡萝卜、红烧鸡等。那位胖胖的打饭大妈明显对颜豪非常偏爱, 看他眼角破了,当即十分震惊, 不由分说给他加了半勺鸡肉以示安慰。

颜豪在所有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施施然走了。

周戎搓着手走上前:“美女……”

大妈娴熟地颠了颠勺子,抖下去两块肉,然后把配菜往周戎饭盒里一盖:“下一位。”

周戎:“……”

周队长拂袖而去。

下一位司南走上前,直勾勾盯着大锅里的菜,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大妈正准备抖勺, 突然顿住了, 好奇道:“后生仔,很眼生呐?”

“……”

“是不是新来的呀?”

“……”

“多大了, 有对象没啊?”

“……”

排在后面的郭伟祥听得一身汗, 正想暗示司南跟大妈寒暄两句套套近乎,就只见司南眼皮一抬,琥珀似的瞳孔静静望向大妈。

那一刻隔着大锅热菜的袅袅白气,司南乌黑的刘海散碎在额前, 皮肤白得没有丝毫血色,嘴角干裂微微抿紧,隐约带着一丝倔强。

长途跋涉的疲惫尚未从他眼底褪去,举着饭盒的手腕削瘦伶仃,手指间隐约可见数道伤痕。

滚烫的母爱从大妈心底油然而生。

“……可怜孩子,怎么这么瘦!”大妈啪叽把满勺肉盖到司南碗里,怜惜道:“快去,多吃点,吃不够再来!”

司南双手端着冒尖的饭盒,踩着惊掉一地的眼珠子转身走了。

“司——南——!!”

人群中吴馨妍把头发一甩,鬼哭狼嚎狂奔而来。司南敏捷地一闪身,吴姑娘闪电般错了过去,张开的手臂登时抱了颜豪满怀。

颜豪:“?!”

吴馨妍触电般松开手,闹了个大红脸,不住跟无语凝噎的颜豪道歉。

而司南恍若不见,自顾自坐在餐桌边,分了一半鸡肉给瞪着他饭盒发呆的周戎:“给你吃。”

颜豪先是无辜被抱,紧接着又被周戎和司南你喂我我喂你的进食方式闪瞎了狗眼,感觉内心无比操蛋,只得蹲在饭桌角落,化悲痛为食量,闷头吃了起来。

吴馨妍拖了张板凳挤在司南对面,小声激动道:“你们总算回来了,我以为你……”

“没有死。”司南回答。

吴馨妍眼圈又红了:“你这么有本事肯定不会死的。我听说你是……”

“Omega。”司南再次回答。

吴馨妍:“没事你这么能打,就算是Omega也不会有问题的。话说你们下一步怎么办,打算……”

“不要小孩。”司南冷冷道,“也没决定好跟谁姓和上什么小学。”

“?”吴馨妍莫名其妙:“我管你要不要小孩?我只想问你们是不是要待在这个基地里,我想跟你们一道走。”

吴姑娘是个具有高尚情操的、脱离了低俗趣味的人。

她不关心司南将来的小孩是A是O、是男是女,也不care如果生了男性Alpha宝宝到底跟谁姓;司南对此大出意料,为了表示赞赏,特意分了她两块肉吃。

“这里多好啊,有吃有喝,不用干活,干嘛跟我们出海吃苦。”周戎叼着牙签翘着腿,含笑望着狼吞虎咽的吴馨妍:“你知道我们准备上哪去么?”

“南海啊,”吴馨妍满嘴是饭,含混不清道。

“死在大海上了咋办?”

吴馨妍:“……”

“我们几个没什么,国家编制,大不了当为国捐躯。司小南是军人家属,陪我们一道上路也不冤。但你嘛……”周戎戏谑道:“想追颜豪没追上,既没有编制,也不算军属;年纪轻轻的,要是真的回不来了……”

吴馨妍面红耳赤,颜豪在长桌另一头欲哭无泪道:“队长!”

“开个玩笑嘛,”周戎微笑道:“组织关心一下年轻同志的个人问题,不要这么认真。”

颜豪悻悻闭嘴了。

食堂里人来人往,声音鼎沸,周围吵吵嚷嚷的,几乎没人能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吴馨妍笑嘻嘻吃完了饭,跟丁实郭伟祥打趣几句,又趁司南不备从他碗里扒了块肉;看身后那桌人吃完走了,才不动声色地往周戎那边靠了靠。

“这里有些不对,”她轻声道。

周戎撑着额角:“哦?”

“我们来基地后,郑医生主动去临时医疗中心帮忙照顾病患和伤员,发现有个别发烧的病人症状很像病毒感染初期,但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伤口。他感到十分怀疑,就想追踪记录这几个病人的后续情况,但从那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

周戎淡淡道:“基地这么大,一时碰不见也不奇怪。”

“不仅是这样!”吴馨妍急切地压低声音:“郑医生告诉我,他起疑心之后,就经常和前来看病的人聊天,以此搜集信息。他听那些人说这基地以前分裂过一次,反对陈雅静的人都被赶了出去,而他们离开之前曾经在基地内部散布流言,说陈雅静……”

吴馨妍向周围瞥了一圈,几乎贴在周戎耳边,小声道:

“……有个地下实验室,研发新型的丧尸病毒……”

食堂打扫人员经过,吴馨妍立刻咳了声,正襟危坐。

清洁工走了,周戎才抬起头,几个特种兵飞快而隐蔽地交换了下眼神。

“不至于吧。”周戎似乎没什么兴趣,懒洋洋道:“要真有这回事,流言都散播开了,她领袖的地位还能坐得稳?”

吴馨妍特别认真地反驳:“真的!因为基地所有干部和管事的都出来为她说话,向民众保证绝对没有什么秘密试验,又把几个造谣造得最凶的关了起来,这事后来才渐渐平息。具体细节你们可以去问郑医生,我绝对没有乱说……”

“行了,没事别琢磨这些捕风捉影的。”

周戎端着空饭盒站起身,笑着拍拍她肩膀:

“出海太危险了,绝对不能带你,等联系上总部以后倒可以看在你对咱队花儿痴心一片的份上头一个来接你走——啊,听哥的,别闹了。”

吴馨妍急道:“喂——”

但周戎已经调侃地眨了眨眼,带着几名队员离开座位,走出了食堂。

吴馨妍又气又着急,刚想要去追,突然只见司南有意无意落下了几步,向她微微转过身。

“你……”

“嘘,”司南竖起一根食指,在她诧异的注视中轻轻贴在唇边:

“这件事别再跟任何人说了。”

吴馨妍一怔,司南却袖手不言,快步赶上了周戎他们。

·

是夜,特种兵们在三居室小院里分房睡。

周戎仔细刷牙洗脸,赤着标准倒三角形紧实彪悍的上身,站在月光下接了桶冷水,从头到脚哗啦一泼,打了个寒战。

他甩甩头发,向房里走去。

经过客厅,东角那间屋里传来丁实的声音:

“小金花儿可漂亮了,当年我们村里所有小伙子都喜欢她,但我觉得她特别喜欢我。那年参军后见到她,她还给我送水送吃的呢。你说小金花现在还活着吗,她那么聪明一定还活着,她还记得我吗……”

郭伟祥打了个哈欠,安慰道:“一定啦一定。到时候哥们帮你追金花,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快闭了!祥子!”另一间屋里传来春草哐哐敲墙的声音,冷酷地道:“不可能的!不要给他不切实际的幻想!”

丁实:“呜呜呜……”

郭伟祥:“春草你太过分了!就不能哄哄他吗?!”

春草:“到时候他追不上又怎么说,不如早点换个可行性高的目标!”

丁实呜得更大声了。

“妈的这觉没法睡了……”郭伟祥撸起袖子出来找春草算账,春草悍然摔门来迎战。结果两人还没打起来,就被周戎狠狠拍了几巴掌,一手拎一个,分别扔回屋里关上了门。

最里面的卧室紧闭,周戎咳了声,志得意满地走上前。

“司小南,哥……”

周戎推开门,霎时眼皮狂跳。

司南和颜豪并排趴在双人床上,各抱一只枕头,嘀嘀咕咕不知道在交谈什么。

“后来?”颜豪微笑道,“后来进了118,认识了英杰,春草,大丁,祥子……还有很多你来不及认识的已经牺牲了的队友,就不再想当年高考志愿被调档那回事了。幸亏上了国防大学,我妈曾经想让我学生物……”

“哦,”司南睡意朦胧,说:“我爸妈也学生物。”

“是吗?太有缘了。我妈是做蛋白质工程的,你爸妈呢?”

司南闭了会儿眼睛,才下意识迷迷瞪瞪地道:

“不太……记得了,基因工程……病毒学吧。”

周戎一个箭步冲过去,拎着颜豪后领把他强行拽下床,拖过走廊,打开了春草那间屋的门。

“闺女,”周戎正色道,“把这家伙打死,队花头衔就归你了。”

颜队花:“……”

砰咣一声巨响,周戎把愤怒的颜豪扔进屋里,咔擦把门反锁,溜溜达达地走了。

司南已经快睡着了,趴在枕头上,被子只盖了半截,后腰深凹的线条在月光下凝聚出阴影,往下弯曲翘起的弧度隐没在了棉被里。

周戎站在床边,俯身亲了亲他的背,随即向上亲吻肩膀、后颈,小心又充满怜爱地捏捏他耳朵,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狐疑道:“……基因病毒?”

司南发出深长安稳的呼吸。

“司小南?”周戎拍拍他,低声问:“别睡了,你刚才说你父母是干什么的?”

“……”司南挑起一边眼皮,惺忪睡意让他看上去非常憋火。周戎顾不得许多了,又拍又揉把他弄醒来,一叠声问:“你父母是干什么的?跟我具体说说?”

“什么干什么的?”司南揉着眼睛坐起来,莫名其妙又异常不满:“早不记得了,没告诉你么?”

周戎怒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别睡了快想想!”

司南:“想打架?!”

周戎:“……”

“宝贝儿。”司南认真道,“你不会想知道上一个企图叫醒我的Alpha是怎么死的,他最后很痛苦,等我睡一觉醒来再详细告诉你……”

“……”周戎内心日过了千万头草泥马,心说这是起床气么,这是切换人格了吧!

司南兜头倒下,哼哼两声,抱着枕头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周戎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冒着离婚的危险再把他叫醒来一次,突然就只听远处响起隐约人声,紧接着车辆呼啸而过,警报声划破夜空。

“二级警戒!二级警戒!丧尸潮围城!”

“所有十六以上六十以下男性来领武器,战斗人员迅速集合——!”

宿舍灯光纷纷亮起,惊慌的议论和脚步声席卷了整座基地。

“……”司南翻了个身,手背挡着眼睛,无奈道:“这年头要睡个觉真是越来越难了……”

·

从陈雅静成立幸存者基地开始,就把所有十六以上六十以下的壮年男子编成了自卫队,每十人为一组,每晚安排十组人,在半径一千米范围内持枪巡逻,稍有风吹草动便立刻发射信号弹示警,防止大批丧尸夜间围城的情况。

然而今天夜里,不知是天气回暖导致丧尸活跃还是其他原因,一大批丧尸在夜色和山岩的掩护下无声无息躲过了巡逻队,等基地值班员从风中嗅到浓厚的腐臭味时,整座外围工事已经被包围了。

丧尸潮密密麻麻,嘶吼着不断捶墙,在惨白的月光下,汇聚成了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色海洋。

“怎么这么多?!”春草难以置信地喊道,“戎哥!这边!过来!”

周戎拉着司南挤过人群,只见基地外围呼地燃起了数百火炬,夜空之下亮如白昼,人声鼎沸。民众有组织、有次序地向上传递火把和弹药,而受过训练的自卫队俯在城楼防御工事顶上,用机枪轮番向下射击,将顺着铁网攀爬上来的丧尸纷纷打得向后飞去。

一道沉稳女声响起:“太多了!射击队暂退!”

——只见陈雅静竟然让人把自己推到了最前线,毫无惧色望着脚下前仆后继的丧尸群,厉声喝道:“开电网!”

射击队纷纷起身向后跑,万彪汗流满面,踉跄冲向值班室,咬着一柄手电打开电箱,狠狠拉下了电闸。

嗡——

电光霎时从整座防御工事外围的铁网上闪过,无数火花暴起,前几排丧尸霎时就被打成了焦炭!

电流噼啪传递,瞬间成排成排的丧尸倒下,浓烈焦臭冲天而起!

“C3区请求支援,C3区请求支援。”短波无线电通讯响起焦急的声音:“丧尸堆成斜角往这边冲过来了,请求支援!”

陈雅静见到人群中的周戎,此时来不及打招呼了,只匆匆向他颔首致意,随即对无电线吼道:“开仓运雷|管!机枪手全部顶上!!”

只见二次死亡的丧尸围绕着防御工事堆成了斜角,后续丧尸便踩着同类,争先恐后向上冲来。机枪手果然誓死不退,疯狂扫射,但丧尸数量确实太多,在枪林弹雨中彼此踩踏着登上了角楼窗口,无数枯手抓住机枪手,将他们活生生撕成了碎片!

血色在尖叫的人群中爆开,周戎急促喘息,猝然大步上前:“把枪给我!退后!”

万彪发出悲愤的怒吼,扛着突击步|枪冲向丧尸群,冷不防肩膀却被铁钳般的力量按住了。他一回头,只见火光映出司南冷淡的面容,说:“给我。”

“你退——”

万彪呵斥还没出口,怀里一空,不知怎么突击步就到了司南手上。

司南的体格绝对跟强壮没有关系,因为性别的关系甚至还很削瘦。这么寒冷的冬夜里,他仅穿一件单薄外套,端起机枪,越过万彪,大步向工事边缘争相攀爬的丧尸走去。

砰!

砰!

砰砰!

点射弹无虚发,每声枪响都伴随着一只丧尸头颅爆出脑浆,摇晃扑倒。

司南停下脚步,站在周戎身侧,咔一声把突击步调成连发模式。

他们身前是源源不绝的活死人潮,以及更远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身后是惊恐叫喊的人群,和烧红了大半夜空的火炬。

他们彼此对视一眼,周戎微笑问:“我有两千六百发子弹,你呢?”

“两千二。”司南眯起眼睛盯着瞄准镜,轻声道:“但秒你足够了……Alpha。”

周戎回之以嚣张的哼笑,两人随意一碰拳头,后背相抵,同时开火!

特种部队用十数万发子弹喂出来的顶级狙击手,对于射速、精度、子弹利用率方面的熟练,远远不是民间射击队所能比拟的。原本平均七八发子弹才能解决一个的丧尸,在两人高达15~20发每秒的射速下,几乎一弹一个、甚至一弹几个,霎时爆出了无数脑浆!

周戎和司南凭借着高火力压制,向着丧尸群稳步前进。两把重机枪口绽放出灼目的火花,堪称所向披靡,活死人海潮般向后溃退!

“雷|管!燃烧|弹!后续火力跟上,快!装甲车预备出发!”陈雅静几乎嘶吼着下令,随即扔了无线电,举起扩音器,顶在工事最前沿吼道:“——所有人前压!机枪手不能退!!”

“后面是你们的基地!你们的家园!你们的妻儿!!”

“凡牺牲者。”她顿了顿,声音低沉下来,传遍整座战场:“基地将代你们抚恤家人、抚养儿女,直到人类存在的最后一刻。”

机枪手们眼眶发红,慨然应允,跟在周戎和司南身后,向丧尸潮疯狂扫射前压。

连女人和孩子都从营地中奔来,帮忙传子弹和炸药,在火光交织中组成了人肉的运输链。男人们则抓起燃烧的酒精瓶,冲上工事,奋不顾身往一**涌动的丧尸潮中扔。

轰炸此起彼伏,震动大地。

丧尸潮发出咆哮,仿佛死神无可奈何的尖啸,在血与火中传遍夜空。

数分钟后,爬上防御工事的活死人被彻底清除,尸横遍地,血肉交融,分不清是战死的活人还是丧尸。

机枪手们简直是从尸潮中杀出来,崩溃地喜极而泣,纷纷跪倒在了墙头上。

——而在他们脚下,广阔的山坡空地上,炸药包如雨点般投向丧尸潮,数不清的血肉横飞上天;铁丝网前围城的丧尸潮终于不再严严实实,而是被初步清理出了数米空地。

“开门!”陈雅静的喊声响彻战场:“装甲车出发!”

轰鸣由远而近,春草和丁实各开一辆经过改装的装甲车,冲出被众人合力拉开的铁门,向不远处的丧尸碾压而去。

“司南!”颜豪拍了拍车载重机枪,朗声笑道:“不下来吗!我接着你!”

司南眉梢微挑,后退两步助跑,在所有人的惊呼中,闪电般从七八米高的防御工事顶上一跃而下,就地翻滚起身,单膝跪地端起机枪。

周戎吼道:“副队长想挨艹吗,当着队长的面撬墙角?!”随即也跟着跳了下去。

地面上丧尸受到活人的气息吸引,再次苟延残喘,汇聚成一股冲上山坡,旋即被改造出撞角的装甲车迎头撞上,履带碾压出腐肉横飞的道路。

周戎落地起身,再次与司南同时开火。他们活生生就像两座人形炮台,极高射速让子弹带飞快压进发射筒,犹如飞舞的巨蟒,在车载重机枪的掩护下一步步向前压去。

“不是说秒我么?”周戎在弹壳飞迸中揶揄道。

司南漫不经心:“秒你还不简单。”

“……小司同志。”

“嗯?”

“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些Alpha会被你日得哭爹叫娘吗?”

司南从瞄准镜后眼睛一横,正撞上身侧周戎的目光,后者嘴角邪气一勾。

“因为你之前遇见的Alpha都太弱了,”周戎微笑道,扣下扳机。

——砰!

子弹穿越夜空,将装甲车上春草抛出的汽油|弹准确击爆。

熊熊燃烧的金属片划出数百火弧,霎时切进了无数丧尸的头颅!

司南眯起瞳孔,冷冷打量周戎数秒,旋即咔地一声,把机枪打成了单发模式。

“你那个干家务的赌约。”他问,“还作不作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感谢 上上早点睡少熬夜-3-x106(aw~)、崽啊,爸爸爱你x56、司南捧着糖水草莓x41、

御风君影x18、为戎南打call的饼干x10、武陵春x10、社会我周哥x9、司南小可爱x6、楼衾x5、平生欢喜见戎南x5、石不转也x5、忘秒x4、尹子末x4、渡尘劫x3、阿薰x3、小神苗大神威x3、不是然然.x3、璃_x3、天方夜谭x2、我和棉被是真爱x2、想坐戎南SUV豪华车驶x2、

玲珑、喵、啾啾啾、SHIRLEY、徐二菜、晚睡会变丑你怕了嘛、柠柒、周戎全球后援会、gaosubaru、神烦、我是上上事业粉、信仰、清秋晚封碧、颜岚卿、118大队队长周戎、幽灵、喵~、想吃香锅烤鱼麻小串烧、超绝可爱杀人狂朴尚君、肥肥鸟、染夏sakura、野花卖烧饼、我要删号了、老邵、舒晚来、桃子的sky、猫蛋蛋、荧~、晓溪、傅小七想亲亲司小南、霸气威武白银十、临渊羡渔、Zoo、Smile家的寒小拾、young123190、天上的云在飘、y1抹ㄟ夏忧、元氣少年ww、罐罐不是罐头、沧瑾、三治治、我是关烽、阿断、五万、17380779、A、言青、柠瑜于与喻、楚笙轩、邶邶、龙九你快看我、星儚、头顶青天丞飞狗、ssu苏久久、柠七、一只西柚、Chasm、小金人、许_长安、御饼干、并非忠友、子叶无歌、离城梦。、篟蚶锵5陌糸 以上各位大人的地雷!!!

感谢 睡眠质量维护小分队x2、不是然然.、直大王、蜚语、舒晚来、若残银殇、封疆、不才、cavolooooo、楼衾、21793950、莫迟成功上车、幼儿园扛把子 以上各位大人的手榴弹!!!

感谢 上上早点睡少熬夜-3-x2、青城x2、抱着抹茶千层么么啾、为戎南打call的饼干、?不丶语??、sharon 以上各位大人的火箭炮!!!

感谢 猛啾淮淮的吨(一只吨大人)x2 的浅水炸弹!!!

感谢 崽啊,爸爸爱你x19 的深水鱼雷………………知道了!崽!不要重复19遍来提醒你永信爸爸!!!

感谢大家的留言,鞠躬~!!!

此章加到书签